中汇金公众号

中汇金服务号

在线留言

复杂的中东形势
浏览量:73 作者: 时间:2020年04月21日

复杂的中东形势

中东,是以欧洲为中心的政治名词,包括今天的西亚和北非,广义上所指范围包括24个国家,1500多万平方公里,约3.6亿人口,而狭义上的中东在北非则只有埃及。(PS:中亚的五个斯坦和阿富汗是不属于中东的)。

图片 1.png

?

一、几千年帝国的纷争

中东地区横跨亚欧非三大洲,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中东地区起源于两河文明和古埃及文明,两大文明均出现过强大的王朝,来自两河文明的亚述王朝曾经一统中东;待到两河文明的另一王朝——波斯崛起,建立了历史上第一个横跨亚非欧的波斯帝国并延续千年之久。波斯帝国存续期,经历了众多的战争,希腊和波斯,罗马与安息帝国,波斯第二帝国与东罗马帝国等,而这一时期,中东的历史主要是波斯帝国的历史。此后,阿拉伯帝国崛起,随后阿拉伯帝国灭萨珊波斯,波斯从此伊斯兰化,当然不仅仅是波斯,整个中东——西亚和北非,甚至中亚和西班牙全部纳入了阿拉伯帝国的版图。几百年后,阿拉伯帝国被源自中华的蒙古帝国灭亡,随后,土耳其人的奥斯曼帝国崛起,一度在中东地区盛极一时,直至欧洲大航海时代的到来,欧洲列强分拆殖民了几乎整个中东,导致近现代中东众多国家的由来。

中东的各历史时期均出现庞大的帝国,而这些帝国的继承者都在回味曾经的荣光,雄心勃勃重建强大的帝国,积极干预地区事务,培养合作者,这也是中东困局持久难解的一个主要原因。

二、复杂的教派纷争与战争

中东地区教派林立,冲突不断,这其中主要包括伊斯兰教和犹太教之间的冲突、伊斯兰教内部什叶派与逊尼派之间的冲突。

伊斯兰教与犹太教之间的冲突主要体现在阿以战争。历史上,犹太人曾在巴勒斯坦地区建立过国家,20世纪40年代后,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地区复国建立以色列,从此与在这里生活了1300年的阿拉伯人冲突不断,特别是犹太教认为耶路撒冷是他们的圣地,而伊斯兰教在教义里也认为耶路撒冷是他们的圣地,这种冲突无法调和,迄今为止已经发生了五次阿以战争,特别是每次阿以战争都有多个伊斯兰教国家参与。虽然近年来未再发生战争行为,但小冲突依然持续存在。

与阿以战争大家一致对外相比,伊斯兰教内部也存在教派的冲突。主要存在于以伊朗为首的什叶派和其它阿拉伯国家中盛行的逊尼派。伊朗和伊拉克的两伊战争持续八年,数百万人丧生,经济损失估计6000亿美元以上,最后在联合国的调解下才选择了熄火。虽然两伊战争有边界的缘由,但主要还是宗教矛盾,两国虽说都是伊斯兰教国家,可是掌控国运的派系却是不同的,伊朗是什叶派,而伊拉克则是逊尼派。伊拉克虽然掌权的是逊尼派,但其国内什叶派的人数众多,在当时为了响应霍梅尼甚至出现了暴乱。在萨达姆最终倒台后,伊拉克什叶派逐步掌权,两国关系又变得好起来了。同样,在叙利亚等地也持续发生教派冲突,教派冲突俨然成为中东地区的主要导火索,而且直到现在也无法解决。

?

三、石油利益的多国博弈

中东地区盛产石油,石油同样是中东地区战争的一个导火索,但更多的是经济战,而且全球大国也积极参与,其影响更是全球化。

近期,国际原油价格大幅下挫,吸引了全球的目光。实际上,2000年以来国际油价一共出现了3次大跌,第一次是?2008-2009年的金融危机期间,国际原油(布伦特现货)年度均价从?97美元跌倒62美元;第二次是2014-2016年期间,美国页岩油产量急剧增长,而沙特为防止页岩油抢占全球原油市场份额而发起价格战;而近期国际原油布伦特和?WTI直接大跌至25?美元左右。

截屏2020-04-2111.10.15.png

此次的价格下跌,其根源还是在于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原油消费国和全球第一大原油进口国爆发新冠疫情,燃油消费停滞,需求减少;而后期随着全球疫情的爆发,油价进一步下跌。

面对国际油价的下跌,沙特为首的产油国有意联合俄罗斯等国家减产托市,但在减产幅度上未能达成一致,这是六年来首次出现这一现象,国际油价闻风大跌,布伦特油价当日重挫10%。会谈失败的原因主要是俄罗斯不同意在现有减产210万桶(170万桶+额外备用?40?万桶)的基础上进一步减产。

其实,本次国际原油价格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出现下跌主要是需求端的影响,在疫情未缓解、需求不反弹的情况下,进一步减产对国际油价抬升有限;此外,近年来沙特和俄罗斯通过减产稳定了原油市场,但是美国页岩油趁火打劫,不断蚕食沙特和俄罗斯等传统产油国的市场份额,一个典型的例子是2019年底中美贸易协议第一阶段签订,协议显示中国未来几年将大批量采购美国能源化工产品;另外,虽然两国都高度依赖石油产品的出口,但俄罗斯的经济比沙特更为多元化,沙特对石油出口的依赖度远高于俄罗斯;再者俄罗斯的财政较为安全,因此俄罗斯底气更足,不愿轻易妥协。

OPEC会谈失败后,沙特做出了降价和增产的官宣。会议结束后的37日,沙特马上发动全面油价战争:大幅调低其不同级别的主要原油定价,削减的幅度至少是20年来最大,全面增产抢占市场。根据沙特阿美的声明文件,4?月卖往亚洲的原油定价下调4-6美元/桶;4月卖往美国的原油定价下调?7美元/桶;卖给西北欧的阿拉伯轻质原油折扣扩大到8美元/桶,售价低至10.25?美元/桶。而俄罗斯卖往西北欧的乌拉尔原油(Urals)每桶折价约为2美元。除了大幅降价之外,沙特还将大幅增产。据相关媒体披露沙特下个月的原油产量将远超1000万桶/日,甚至可能达到1200万桶/日的纪录高位,相比3月份增加230万桶/日。再加上其它产油国跟进,全球原油的供给端预计将加剧宽松。看起来沙特、俄罗斯和美国是这次原油价格暴跌的主要推手,最终市场如何回归平衡还需要三国的博弈和磋商,当然最终需求端的改善才是解决当前原油问题的根本。目前看来中国的疫情得到有效的控制,企业复工面良好,开工负荷不断提升,再加上低油价下中国极有可能大批量采买国际原油增加原油的战略和商业储备,这些都有利于国际原油重回平衡,然而原油需求要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还取决于全球疫情是否得到遏制,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目前看来,这至少还需要?2个月,因此,短期看国际原油市场仍将疲软运行。


油价降低到?25美元仍然可以覆盖大部分中东产油国的生产成本,但是在该油价下部分国家如英国、 巴西和加拿大等国家的油气公司出现亏损。沙特等中东产油国的油气公司虽然可以盈利,但这并不能代表沙特等国家在该油价下能够持续多久,因为中东产油国的财政平衡油价远远高于其10美元左右的生产成本,也远远高于当前25美元左右的油价。除非沙特对持续扩大财政赤字有充分的准备,因此判断当前油价下沙特的价格战是不具有可持续性的。

再者低油价对沙特当前的政局和王储的顺利继位也是极为不利的。2015123日,沙特的前任国王阿卜杜拉去世,第一顺位继承人、他同父异母的弟弟萨勒曼(Salman)接任王位,并于随后颁布了一系列行政职务变更任命。三个月后,萨勒曼宣布废除同父异母的弟弟穆格林(Muqrin)的王储之位,继而任命其侄纳伊夫(Nayef)为王储——这一动作宣示了沙特王室历时数十年的兄终弟及继承制度被打破,第三代亲王被引入了王位继承序列。2017??6?月,小萨勒曼(Muhammad Salman)将他的堂兄穆罕默德··纳伊夫推翻,荣登王储之位。实为沙特真正的统治者,从各个方面代表了他患有阿尔茨海默病的父亲。

?2015?年以来沙特王室继承人的频繁变更可以看出王室内部矛盾重重,比如在小萨勒曼上位初期王 室内部便已出现了反对的声音。塔拉勒··阿布杜·阿齐兹亲王表示,萨勒曼的继承人任命不符合伊斯兰教法和国家体制。 低油价造成的经济和财政问题,有可能使得沙特王室的内部矛盾激化,成为王储上位过程中的不稳定因素,同时也会深刻影响全球原油的供给。 但如果说此次沙特王储意图废除石油美元霸权,也是市场过度解读了,诚然石油美元霸权因为此次的事件有所削弱,沙特王储对石油美元制度也并非全无异议,但沙特和美国的国际关系一向稳固,王储更不可能在其继位节点对石油美元动刀,更为重要的是,有萨达姆和卡扎菲的前车之鉴,面对美国在中东强大的军事部署,沙特王储不会不有所忌惮。此次会谈破裂,最多只是王储跟美国争取更多的利益而已。

25美元的油价对于美国页岩油可以说是灭顶之灾,美国页岩油的成本远在25美元以上,当前的原油价格势必对其盈利能力和现金流造成了很大的影响。美国的页岩气油厂家合计负债约1万亿美元,假如油价长期在25美元维持8-12个月,就意味着美国的页岩气油厂家将会倒闭(已经有1家宣布破产重整),这1万亿美元的债务可能会爆发一系列的经济危机或金融危机甚至波及全世界。

图片 2.png

疫情冲击叠加油价低企不仅打乱了中东地缘政治格局,也给正在进行的美国大选带来了显著冲击,拜登依靠?2014?年在奥巴马总统时代担任副总统积极应对埃博拉疫情的良好政绩获得了选民的认可, 在民主党初选中的得票率进一步上升,并成功在?33日的超级星期二中超越桑德斯,并在3月接下来的初选中进一步扩大了优势。当前,特朗普政府已宣布美国进入国家紧急状态,疫情防控力度也有所加码,资本市场也暂时给出了积极回应,但是,疫情的持续蔓延与油价低企可能带来流动性危机的潜在风险并未消退,且随着油价持续低位,爆发流动性危机的可能性将进一步增加,资本市场仍面临上行的制约,这将给特朗普的大选连任蒙上阴影。按照历史经验,在任总统大概率会连任成功,但是一旦爆发经济金融危机,在任总统连任的概率就会大幅下行。上一位未能成功连任总统的老布什正是由于1990-1991?年经济危机而最终败选于初出茅庐的克林顿。 所以,特朗普为了提振经济前景,阻止金融危机到来,并提高连任的概率,是有较强动力解决或者缓和此次石油价格战的。

俄罗斯的原油生产成本高于沙特等中东国家,但是25美元的油价下其油气公司仍可以有较好的盈利, 考虑到俄罗斯按照42美元的油价进行财政预算,其2020年的财政盈亏平衡油价只需要50美元就可以达到。因此俄罗斯在此次原油价格大战中的筹码和底气要比沙特和美国来的充足,俄罗斯有可能利用手中的筹码趁机为北溪?2线和其在中东的利益争取更多的空间。

按照利益的推演,基本可以判断美国和沙特之间会达成一定的协议,以解决当前原油市场困局,而看起来美国的主动性更强,并且不会太遥远。从这种推断看,原油价格有望回暖企稳。

四、全球疫情冲击下的新变局

中东地区有着复杂的宗教、历史问题,更是由于石油被大国所左右。这次新冠疫情不仅导致该地区人员、经济活动受损,更是由于原油价格下跌雪上加霜。

但疫情终将过去,当前的低油价长期来看是不可持续的。油价何时反弹主要取决于全球新冠疫情何时得到有效控制、俄罗斯和沙特何时重回谈判桌和美国的态度和动向。

硬币的另一面,原油价格的下跌对于我国整体是有利的,中国对原油的依存度非常高,无论是工业生产、交通运营还是家庭消费等方面,每天的油料消耗量都是惊人的。据美银美林估计,油价每下降10%,中国GDP增速将提高约0.15个百分点。所以,国际油价下跌,对中国经济恢复有利。另外,原油下跌可有效缓解通胀压力,降低产成品价格有利促进消费。而唯一不利的可能会延缓我国能源消费结构的转变,例如低成品油价格会抑制大家对新能源车的购买欲望,但从长周期的角度看,这些都只是些小插曲。

下一期请期待《历次全球危机下黄金投资机会》

?